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午夜出租车
午夜出租车
深夜,一部的士从远处高速驶至,在靠近美美时缓慢下来。美美毫不犹疑地伸手截了车,希望能尽快回家。美美上车後,司机把门自动关上,开车离去。

  美美在车上回想刚才甜密片段,心头一阵酸痛,眼泪不禁除除流下。到美美回过神来抹掉眼泪後,发现的士所驶的方向跟回家的不大相同,便问到∶「司机先生,为什麽要走这条路?」「因为另一条路塞车,所以才走这条路,会快很多。」司机冷静的回答,入世未深的美美不误有诈,便没有再理会。

  不料,眼前的景物,越来越少见灯光,代之是树木婆娑。几乎可以肯定,这已不是市区,而是在郊区附近。美美这时才知惊,拍打着前面的司机座位问道∶「喂,你究竟想车我去边?」司机突来个紧急煞掣,这一下,将美美一头撞向前座位。她不虞有此一着,几乎给撞晕了过去,摸着头叫痛不已。就在美美给撞得晕头转向之际,那人一扭呔,将车驶入一处僻静的避车处。

  美美在惊慌之间,还来不及尖叫,对方已亮出一把闪着冰冷寒光的尖刀。一下子,美美顿时吓得目定口呆,几乎立即晕倒过去。幸而,理智还告诉着她,千万不能让自己晕倒的。

  她勉强着精神,怯怯地说∶「先生,先生,你┅┅你┅┅」司机转头露出一副狰狞不已的面孔。

  美美似乎知道是甚麽一会事,捧上了钱包道∶「给你?」那人顿时失声狂笑∶「钱?你以为我是要钱吗?」美美突然觉得一阵冰冷在心头掠过,恐惧不已。那把闪着寒光的利刀,足足有一尺多长,叫人望而生畏。

  这时候那个人不见得冲动,反而甚为冷静。他兹油淡定的道∶「小姐,你而家条命就系我手,若果你识趣的,便乖乖地。」他用利刀指着美美。

  美美听他这番说话,整个人已在震栗中,全身打震。美美这时候,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羔羊,正在虎口处。那人凶恶的样子,使美美为之战栗,缩在後座的椅子上。

  美美害怕的样子,那人正是中正下怀,更壮大了胆子。他将前排特制的座位按了掣,椅背翻了下来,变成了一张床似的。

  「小姐,你听住,我不会伤害你,只要你好好合作便是。」他取过了一捆绳子来,有所行动,美美立即下意议闪避。

  他可能害怕美美会激烈反抗,於是实行甜言蜜语先稳住她∶「小姐,我老实同你讲,我只系劫财,唔会伤害你。」美美听後,心里稍为安慰一下,因为,钱财身外物,最重要的,是能保住自己的贞操。

  「所以你要乖乖地,我绑住你系怕你反抗。」

  美美在犹豫之间,他已捉她的手,手法纯熟地将她缚起。然後又用绳子,把她的两条腿分开两边的绑住。美美的双脚,作八字型的给强行分开,绑在车窗框上,裙子内的春光一览无遗。

  美美听对方一番说话,还以为他将她绑起,只是怕遇到反抗,很多劫匪也会如此。但是当对方逐一成功,将她双脚扯开绑起後,她才开始後悔。自己这样的姿劫,岂不是正正可给他任由鱼肉之机吗?但是她想後悔,已经来不及了,对方已把她紧紧的绑起来。

  她口震震的说∶「先生,你┅┅你点解甘样绑住我?」「点解?」对方面有得意之色的说∶「你生得甘靓,我点会暴殄天物!」男人的这句说话,顿时像电流似的,通遍了美美全身。对方显然是有变态行为,那恐怖的目光直逼美美。在不远处,就是公路,路上车来车往,那声音和车灯影,在的内清楚可见。可惜的是,美美被绑在的士内,而这的士,是隐蔽在树丛内┅┅从外边,跟本不能察觉到车内的情形。

  对方步步进迫,美美豆大的汗珠从额上串串的滴下来。她越是恐惧,男人也就表现得越兴奋,那表情令人震栗。

  「哈哈,估唔到,你呢条靓妹仔真系几正?」他在自言自语。

  美美的口已被绑起来,根本不能出声,就只能发出「唔唔」的声音。男人似乎很感满足。

  那张锋利的刀,沿着她的裙子,被切开成为两边分开。美美雪白而嫩滑的玉腿,呈现眼前,在微弱月光投影下,更是迷人。他一手持着闪闪发光的刀,另一只手,沿着她的脚边摸上去。

  那只粗壮的手,先是摸着她的小腿,然後,一直的滑一去。直至滑上至两条大腿之间,这个最敏感而又最嫩滑的地方。

  美美的恐怖感觉是可想而知的,她打从心里狂呼起来。但是又有甚麽用呢?

  她的嘴巴和四肢,都已经完全受制於人,郁不得其正。对方只有这样,才可以自由自在的畅所欲为。

  由於有着这样有利的隐蔽天然环境,他大可以慢慢地享受。他不是一个急色鬼,这时候,他就好像在慢慢的品尝一个大餐。对他来说,这样滋油淡定的享受一个女人,是无比的乐趣。但是,对一个被强奸的女人来说,这慢条斯理是最大的折磨。

  他冰冷的利刀,突然伸入了她的粉红色底裤之内┅┅那冰冷的利刀刀柄,仅仅擦着美美两条美腿,令她的肌肉猛然收缩。她那敏感的地方在惊惧恐慌之中,此刻的灼热,像是火山。但那把刀却是冷冷的,就像在冷天的时候,一只冰冷的手,伸入温暖的身体一样。况且,一样是硬崩的冰冷东西,另一样的嫩滑的软绵肉体,两者接触在一起,这种惊人的滋味,确是令人震栗不已。

  美美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鸟,那敏感的肌肉,紧张的收缩。

  对方笑了,美美如此这样的惊惧和紧张,使对方似乎是中正下怀。他不时用眼尾阴冷的斜视一下对方,而目光却集中在那地方。

  美美粉红色三角形内裤,上面绣着小女孩所喜爱的花纹。万万想不到,这些美丽可爱、充满幻想的花纹,竟成为色魔的砧上肉。

  他好像在尝着一顿美味的大餐似的,精神上折磨着她。

  刀锋沿着她的两边大腿,游了一个匝之後,又再进一步。他轻轻地掀高了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,然後用锋利的刀轻轻一割。那锋利不高的刀锋,在利刀之,迅速的给割开了,美美的内裤被分割成为不规则的各种形状的片片而碎。

  这最後一度防线,在利刀之下也终告失守了,她认为是自己最宝贵、最神秘的幽草芳谷,赤裸裸地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前。积压在心头的惊恐,害羞、耻辱,终於化为泪水夺眶而出。美美哭了,泪水从两腮流下,但是她却不能哭出声来。

  这时候,他的性冲动,也难以自制了。他迅的脱下裤子,美美惊叫一声,想掩住自己的眼睛,才记起双手被绑着。

  美美的内裤给切碎了,那个人才真正的进入亢奋状态。他以迅速的手法,将自己的内裤脱下来,全身赤裸的。但美美虽然只是半身半裸,但身上的衣服已支离破碎,这不规则的破碎美,可能反而会激发起对方的极度兴奋似的。

  这人露出婪的、狰狞而渴望的眼神,望着美美发狂。而他的两只手,则好像是游水似的,游遍她身上每一寸地方。他的手像子似的紧模玩着美美嫩滑的身躯。

  美美给摸得全身发滚,也不晓得是自然的生理反应,还是死惧。不过,自己的生理,确实起了兴奋的感觉,这是事实。

  她的反应,越来越为强烈,以至低吟地发出了叫声。这依依唔唔的叫声,更令对方仿似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似的。

  突然间,他俯身而下。用口去吮啜她的身体,乳房,用舌头去吮她的雪白身体。他的舌头,越舐就越是用劲的,越是卖力,越是肉紧。

  这时候,对方不似在强奸,而是像服侍自己的太太似的,这人确实是有点心理变态。美美给他连串的手口并用,却是给活活折磨死似的,特别是他的口舌,沿着於她那润滑而敏感的地带时,更是要命。

  美美虽然被紧紧的绑了起来,身躯仍是可以左摇右摆。她扭动了腰,好像要摆脱,但是,又似在享受着高潮。他毫不放过这个机会,紧紧的抓紧着不放,紧紧的舐着。最後不设防的最後防线,面临失守,她狠狠的用眼睛盯着他。

  但是嘴巴被紧紧的绑着,不能讲、不能骂、也不能叫,这是最痛苦的事。然而,对方却还是面有得色的,丝亮没有半点羞耻似的,他双手按着她的乳房,运用劲力搓揉着。

  美美作最後的努力,不断的扭动,希望有奇迹出现。但是,奇迹终於没有像神话的出现,终於得呈了,进入了美美未经开发的阴道┅┅ 随着美美一声呜咽的惨叫,她的初夜,第一次就丧失在这头色魔的阳具上。

  她痛苦的咬紧牙根,汗珠从她的额角一直的渗了出来。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,遭攻陷的痛楚,只有处女才知道。

  对方满足的笑了,但他并没有停止,他只是满足和享受。

  深渊好似是无底和无尽的,但他却饱满地填补一切空隙去喘气似的,这种滋味真是前所未有。对方似是一具巨大的火车头,强烈的拖力、强烈的冲剌,不断的抽插┅┅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冲剌了。她只是觉得,湿润的液体遍布着自己的私处,湿润如水。

  美美给蹂躏得欲生欲死的辗转反侧,陷入极度痛苦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。

  美美的口部依然绑着,不能叫出声来,但心底里已是作出连番嘶叫。但对方在疯狂的玩乐之中,竟然连口水也滴了出来。

  最大的侮辱,亦莫过於此,美美闭起了眼睛,不愿看见这污秽的一幕。但对方却可以尽情的发泄,却是疯狂开心的笑了起来。半生不死的美美,第一次尝到性滋味,但却是强奸式的。

 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对方才从疲倦之转醒过来。经过了发泄之後,他才知道做了错事般,惊惶地急忙而起。

  「我警告你,我而家放走你,但系你唔能够叫!」对方又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道∶「若然你唔知趣,我就即刻杀了你!」美美猛然摇头,对方才得意的站起来,慢慢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。足足被绑了个多小时的她,这时候,才如获大赦似的。

  把她逐一解开了绳子之後,将她踢出车外,然後才驾车扬长而去。

  美美这时眼睁睁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呆呆地坐在地上,回想刚才跟马仔的时刻,现在彷佛天地无处可以容身一样┅┅

【完】